鞠躬尽瘁

3030 期(2022 年 9 月 18 日) ◎ 城市心灵 ◎ 小沿

分享: 电邮推介 电邮 :: 脸书推介 脸书 :: 推特推介 推特
 

  两日前才面见请辞的首相约翰逊和新上任的首相卓慧思,英女皇伊利沙白二世就辞世了,这令我们明白甚麽才是「鞠躬尽瘁」。

  九十六岁了,在位也逾七十年,经历人类历史上最动荡的岁月,只能祈愿她去得无痛安详,没带半点遗憾。女皇一生尽忠职守,把上天和国民交托她的职份做好,即使在爱夫希腊亲王辞世的安息礼拜上,仍恪守当时政府颁布的防疫原则,独个儿坐在温莎堡教堂一角,这情景叫人触动。

  伊利沙白二世是陪伴三代香港人长大的人。战後婴儿潮一代,就读的学校大堂多数挂有她的头像。到邮局寄信,举头有她的肖像,低头贴邮票,也看见她的容貌。香港最着名的三大医院,也是用她和她的母亲和儿子命名;香港唯一的牙科医院,则是用她丈夫的名字。在我们的记忆中,这张不朽脸孔彷似暗夜大海上的一盏明灯。

  多年前女皇到访香港,到爱民邨一行,在当时港督麦理浩的陪伴下,只有寥寥警察在场,居民就在旁边围观,叫人惊觉「元首」可以如此亲切,就像到你家探访的Auntie,不必你讃颂膜拜。

  从维多利亚到伊利沙白,如此长久,又如此短暂。在历史的长廊,迂回曲折,历尽艰险,她由骑着马的小妹妹,成为亲慈的婆婆,但那柔霭有情的眼神从没有改变。

  可幸的是她的远行虽突然,无痛无疾,却又早在意料之中。际此风云变幻的世代,气候巨变的风险,战争又一触即发,猿啼鹤唳之倾,她是最不该离去的一位精神领袖。今年平安夜,我们再也听不到她懿德亲和的文告,只好在圣诞树旁,为她点一支烛光,聊表敬意。

【要闻】

【教会之声】

【诚心所愿】

【释经讲道】

【城市心灵】

【心灵絮语】

【教会及机构短讯】

【牧心世情】

【珠峰南麓译经记】

【生命教育】

【画出深情】

【穷游非洲未必穷】

【解读综合症】

【连载小说《舍得》】